万搏体育app网站_万搏体育app下载_万搏体育官方app

万搏体育官方app
News
联系我们
 

电 话:86-755-82910368

传 真:86-755-82910673

邮 箱:sail-group@sail-group.com.cn

邮 编:518001

快手融资往事:大机会和偶然性

时间:21-02-09 来源:腾讯网

快手融资往事:大机会和偶然性

早期快手是佛系的产品公司,两位技术派创始人都觉得只要产品做好了,就能吸引到用户。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没遇到过激烈的竞争,做的就是精进算法、优化产品。

但做着视频社区成为风口,继而他们又发现了直播可以变现。对快手来说,重要的节点来自外部,被社区里的用户和时代一起使力,推成了今天的样子。快手能成有它的必然性。

背后的投资人,并非全部理解它,且预测它日后的样子。对快手,多数投资人能拿准的是视频是大趋势,至于快手如何盈利,那时能想到的商业模式无非是视频广告之类

2016年直播兴起后,新期待也来了,打赏也是收入。又是一步步,快手做了直播、电商,才建立起商业模式。这么看,快手是养成系公司

众多投资人里,五源资本(上市前持16.6%的股权,为第二大机构股东)最重要,不仅是天使投资机构,还撮合了程一笑和宿华两个团队合一处,不然可能没有今天的快手。张斐确实功不可没,但背后的年轻投资人也重要。

顺着这条线找,发现了有意思之处。五源资本的袁野当时刚入行,这是他投的第一个企业,现在他已是五源资本的合伙人。

DCM的胡博宇之前创业做过网站,自称产品极客,对产品有感知,快速就投了。之后他成立XVC,对LP讲的是他如何投快手的故事。

红杉的曹曦之前是腾讯的产品经理,他对快手的判断相对客观。快手对他的影响是,验证了他看企业的方法,撇清自我。不到4年的时间,曹曦完成了投资经理到合伙人的跃升。

没投到快手的彭创,从中获得投资的手感,成立了云时资本。

影响时代的产品,如快手、B站在一开始都不被看好,但走着走着成了主流。有眼光的年轻投资人窜出来,在不被看好的当下,抓住机会,成全了企业,也成就了自己。

这篇文章除了拆解背后的投资人之外,也重点展开叙述快手是如何养成的。

1

铁岭人程一笑决定创业。

2009 年之前在惠普大连工作,2009 年到2011 年在人人网做 iPhone 客户端开发,从人人网出来时,他要创业,办公地点就在天通苑的东小口镇一带,员工只有他自己。

2012 年春节过后,创业半年的程一笑还没什么苗头。于是,他一边研究人人网老上司许朝军的「啪啪」,还有「图钉」和「美图秀秀」,一边开发用图片合成 GIF 的简单方法。

这时,程一笑的创业企业才有眉目,他要做 GIF 图版的美图秀秀。

2011年,在毕马威做了三年的袁野去了五源资本做投资,刚好赶上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当时,整个投资圈都在关心,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大机会是什么?五源资本也在有意投移动社交,批量投这类企业。

那时,袁野决定了自己的投资方向:移动互联网背景下一切以人为中心的产品。袁野花了很多功夫研究当时的图片类产品,发现了GIF快手。

袁野把这个企业推给了合伙人张斐,张斐和程一笑聊完就决定投资了,聊的过程,远谈不上欢快,程一笑很闷,张斐说十句,他只说两句,沟通起来很累。

张斐之前去美国交流,发现美国的投资人喜欢具有产品经理特质的创始人,他们还告诉张斐通常伟大的社交产品都是第一次创业的创业者做出来的。这两点,程一笑都满足。

五源资本很顺利进来了,帮着程一笑成立公司,放了200万,占股20%。这是袁野做投资以来的第一个企业。

五源资本投后的第一个董事会就给程一笑提建议要做社区,因为做工具会很辛苦,变现上也会有很大挑战。

201211月左右,公司开始往社区转。程一笑招了两个自己的同学银鑫、杨远熙,但尝试了几次都不成功,日活也涨不上去,第一笔投资款也花得差不多了。

张斐建议程一笑去市场上争取人和钱。程一笑不擅长表达,见了一圈投资人,都被拒绝了。这其中最具典型的是高瓴资本。当时负责这企业的是新人彭创。

2012年,还在耶鲁读MBA的彭创拿着自己的创业想法,找到了高瓴资本的张磊,却被劝说做了投资,张磊认为彭创从个性到背景,都与风险投资再契合不过。2013年,彭创加入高瓴资本。

彭创认为,大环境的变化是视频必然会取代文字成为更广泛的传播载体,小环境的红利是当时微博还没有视频,早期快手主抓的是学生群体,所以在微博上非常容易形成爆炸式传播。

GIF 快手是彭创第一个推上会的企业,但种种原因,与快手错过。彭创强烈建议程一笑,「去掉GIF,它会成为传播中的一个障碍,就叫快手」。

在特别难的时候,程一笑甚至去找了一下科技的韩坤,打算让他来并购,但韩坤没有看上,五源资本只好追加一笔投资。

2

程一笑和宿华终会相遇。

做产品可以很纯粹,如程一笑。但要做管理者,只做产品不够,要组织团队带兵打仗,这对大部分产品经理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张斐建议,程一笑找个CEO来和他互补。半年时间,他们找了非常多的人聊,要么觉得对方不靠谱,要么对方觉得他们不靠谱。

张斐在此期间认识了宿华,他正在做一个社会化电商的企业叫圈圈。宿华过去在Google中国研究机器学习在搜索中的应用,之后又被李彦宏挖去负责凤巢系统的架构搭建。从百度凤巢出来,宿华做了一个搜索广告企业,被阿里收购。阿里让他一块跟着过去,宿华不去,宁愿自己继续创业。

张斐不看好圈圈,但看好宿华,愿意放点钱支持他,可是宿华不缺钱,所以张斐没投进去。三个月后,宿华关掉圈圈,去上海找张斐谈新的创业方向,一天宿华就谈了20多个方向,张斐都觉得不靠谱,让宿华试试快手。

宿华找方向难,程一笑找人难,宿华是技术和算法驱动方面的人才,而程一笑是个很有产品头脑的人,两人是一个很好的组合。

在张斐的撮合下,两人见面。第一次见面,宿华带了一位运营人员,大家都是做技术的,能感受到彼此技术的气息,他们很快就产生了化学反应。聊了几次,出乎意料地好。

一开始,宿华并没有加入,只是作为算法顾问参与其中。程一笑等人创立了快手的前身,他们长于前端体验、产品的开发,而宿华带来的核心技术是后端的推荐算法。

2013年,宿华做过好几家企业的推荐算法顾问,其中一家是GIF快手,一家是今日头条。

张斐和程一笑都认为宿华是不二人选,于是商量出一个让宿华无法拒绝的方案,五源资本的股份是20%,程一笑等三人股份是80%,双方稀释一半股权,凑出50%给宿华和他的团队,并且提议让宿华做CEO,统管公司,程一笑负责产品。最终,程一笑与宿华的团队合兵一处,产品由「GIF快手」改名「快手」。

2014年初,宿华入职快手任CEO,办公室从天通苑搬到了五道口。推荐算法加短视频起了化学反应,快手的数据开始上涨。到那年45月,快手做到了90DAU

这时,DCM的胡博宇找到了快手。那时他更想投美拍,但美拍的团队没见过,就盯上快手。

在蓝色港湾Costa咖啡,胡博宇第一次见到宿华和程一笑,聊完后担心技术男不懂产品,但还是向上推了这个企业,没想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过了会

签完做财务尽调,胡博宇来到华清嘉园的一套黑乎乎的毛胚房。宿华把他个人的招商银行网银打开,说,「公司就8个人,财务就是我,记录都导给你。」

胡博宇一看,密密麻麻,都是吃饭、电话费、自来水费之类,胡博宇就没写财务尽调报告,合伙人也没问,美国的财务团队也没问,汇了1500万美元。从谈B轮投资到拿到钱,快手DAU已经涨到近100万了。

3

DCM投完第二天,红杉中国加价50%来抢快手,无果。

红杉中国注意到快手几乎和DCM同时。20145月,红杉中国的曹曦在长安大戏院一层咖啡厅,见到快手创始人宿华和程一笑,三个人聊了两个小时产品。

前腾讯产品经理曹曦迅速嗅出做对了的味道,「快手是能吸引三四线城市乃至乡村群体自发贡献内容的第二个互联网产品,太多互联网产品起步时,忽视了这部分用户」,这话不假。

转型社区后,对快手是跳变。新版本上线后,短视频转GIF的功能藏起来,只支持直接上传短视频,用户打开一看,旧功能找不到了,一下走了90%。之前还有大几十万人的日活,之后就只剩几万。但宿华和程一笑都认为,优秀的产品可以自由生长。

他们从一开始就给快手定了产品原则简单和普惠,希望尽量降低门槛,让产品更适用于普通人使用。简单,就是易于使用,快手当时的主界面只有「关注」、「发现」和「同城」三个入口,除此外最明显的,就是拍摄键。

宿华团队加入后,快手的算法推荐实现了新的迭代。借鉴Instagram的产品哲学,鼓励用户自己去创造内容,避免名人导向。

宿华和程一笑曾经研究认为,传统的机械算法推荐的机制,很容易给用户造成信息茧房:用户喜欢什么就一直推荐什么,最终导致用户困在一个信息茧房里

普通人只注意自己生活的范围,对其他各种各样的生活缺乏了解,快手想让每个人都拥有舞台,让每个人都看到更多彩的世界。

整个团队执行彻底的用户思维,他们甚至想过如何才能避免用户在短视频上浪费太多时间。他们不想把这个社区搞成一个用户重度依赖的娱乐产品,觉得如果这样做,会剥夺用户的幸福感。

2013年转型以来,快手一直没做大规模的推广,平台上的用户自由生长。天佑的出现,彻底让快手风格东北化

2014年夏天,天佑的喊麦作品《女人们你们听好了》在快手上爆火,他顺势注册了快手帐号,短时间内涨粉四十万。

2015年的快手,就是YY的短视频翻版。年初,大批YY主播带领粉丝进驻快手,直接把直播录屏剪辑成短视频发布。

走掉的 DAU 慢慢又回来了,里面有观众、有粉丝,短短两三个月就让快手DAU突破千万。快手彻底沦为众老铁喊666的天地。

基于曹曦的判断,红杉中国很快就给出了投资意向。在尽调的时候,他们连续几天对快手后台用户统计进行抽查,发现用户在各省的分布排序和中国各个省份人口数量排序类似,而不是像其他一些中心化产品一样用户集中在头部区域,这也验证了曹曦的判断。

但可惜晚一步,最后沈南鹏亲自出马也没投成。

上次写《张一鸣背后重要的五个人》,提到在关键的一轮,DST出现了。DST的风格是:不还价,给高价,不进董事会。闻声就来,还总能踩准点。

DCM投了快手不到半年,DST就冲进来领投了B+轮,直接砸了1亿美元,快手的估值翻了十几倍,投后估值9亿美元。

这轮,红杉中国才挤进来,跟投。跟投的还有顺为资本。顺为资本在2013年、2014年左右就接触过快手,当时没投,这轮才终于下定决心。

快手的C轮,百度投资并购部领投。百度投快手顺其自然。宿华在百度时是负责百度凤巢的,百度凤巢就是百度搜索营销系统。百度投快手,非常明显想让快手做视频广告,把搜索营销系统放快手上实践。

这轮共融资1.285亿美元,除百度外,还有CMC

2015年,市场发生了很大变化。20155月,一下科技出了小咖秀(一下科技的三款产品,秒拍、小咖秀、一直播都与微博深度绑定),微博流量下滑,就把流量和明星资源都放上面试水。同年8月,小咖秀风靡娱乐圈,迅速蹿红全国。年底,一下科技借机又融了一轮钱。视频社区变得非常火,但快手依旧没有走进大众视野。

快手的数据蹭蹭涨,从20156月到次年2月,快手用户从1亿涨到3亿。201612月,快手DAU4200万,人均时长40多分钟。

2016年初,冒出上百家直播公司,快手也上线了直播功能,但将其低调地放在「关注」栏里。在其他平台重中之重的直播,在这里仅是附属功能。

就连直播礼物的价格最高也只有30元,没有其他直播平台上特别流行的「跑车」、「游艇」等贵重礼物。宿华不希望快手变成秀场,要是定价高,味儿就不对了。

2016年端午前后,一篇《底层残酷物语》把低调多年的快手拉到主流媒体和大众的审视之下。宿华开始接受媒体采访,解释快手背后的价值观。

2011年成立开始,这家公司一直低调,公关市场人员在2017年后才逐步到位。所以导致一个现象,2017年之前的融资消息鲜少被报道。

4

快手D轮、E轮、F轮都由腾讯领投,尤其是E轮之后,快手炙手可热。

腾讯一直努力尝试攻占短视频,前前后后推出了十几款短视频App,最终都石沉大海。

早在2013年,腾讯就推出了微视,是当时顶级的战略产品,但最终以失败落空,于2015年战略放弃后关闭。但是腾讯并没有放弃自己做短视频,推出视频号再进军。

腾讯领投快手,是想弥补腾讯在短视频社交领域的不足。

2017年,快手D轮融资金额3.5亿美元,投后估值25亿美元;2018年,快手E轮融资金额为10亿美元,投后估值80亿美元。在E轮融资后,快手已打算上市了。

这时快手遇到了麻烦,互联网内容监管大整顿,连带快手在内的App不是被整顿、停更,就是被下架,张一鸣、宿华都对外发过道歉信。

2018年,是快手的一个分水岭。快手加强在审核、运营和商业化等强调人力资源和控制层面的工作,不再以完全的技术、算法和产品为主导。整体员工人数翻了十倍,先后上架的新产品多达十余款,推荐内容也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更为迫切的还有外部竞争的压力,2018年年中,抖音以1.5亿日活反超快手。

佛系不行了,得变。2019618日,宿华和程一笑在全员内部信中表达了对公司现状的不满,并给出了的明确目标:2020年春节之前,3亿DAU

快手的商业化之路,是被推着走的。快手的直播2016年下半年起量,打赏也跟着起量。

直播带货现象,几乎与快手的直播同时诞生。快手官方从2017年年中,开始尝试为用户设计电商辅助功能,即「快手小店」,并在2018年对直播带货行为进行引导和规范化。

快手引导直播带货脱离微商时代,纳入产品内部闭环,既是监管需求,也是产品商业化需求,更是对资本讲故事的需求。2019年,快手开始积极推进电商业务……

2019年快手完成新一轮融资,腾讯再次领投,博裕资本、云锋基金、淡马锡、红杉中国跟投。本次F轮融资额近30亿美元,腾讯投资20亿左右,投后估值达286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腾讯多次参与快手融资,前后投资超过40亿美元,持有快手股份21.57%,为快手第一大股东。

2021126日,快手正式向港交所递交公司上市方案,比原定的上市计划晚了几年

今天,快手终于上市,发行价为 115 港元 / 股,开盘涨 194%,报 338 港元 / 股。快手总市值高达 1.39 万亿港元。

早期的快手像极一艘小船处在风平浪静的湖面,自由飘荡;后闸口打开驶向大海,但遭遇竞争,不得不加足马力。今天它依旧行进,上市只是插了一杆旗,占得一席地,挑战还在后面。

摘自—腾讯网

   
上一篇 下一篇
快手入市,商业凌迟快手万亿市值背后的大赢家:香港陈...
Baidu
sogou